• <span id="b3bhx"></span>
    1. <th id="b3bhx"></th><span id="b3bhx"></span>

    2. <span id="b3bhx"></span>

      在線教育,一年500億

      2021-01-28 22:15:12 陳少亮 陳少亮 分享

        2020年之前,一級資本市場投向在線教育的單筆融資金額很少有超過10億人民幣的,這個領域被最多也只是互聯網風險資本投資市場的一個補充。但到2020年,一級資本市場對在線教育表現出了完全不一樣的資本態度。根據統計,今年一級資本市場投入到在線教育的資金就高達500億。

        冰火兩重天的在線教育

        今年3月,當許多公司還在居家辦公時,猿輔導便創造了當時行業當時單筆最大的10億美金融資記錄。時間沒過多久,在今年10月,猿輔導便再次打破記錄,完成22億美金的融,不甘示弱的作業幫,在今年也分別完成了7.5億,以及剛剛完成的16億美金兩輪融資。還有如字節跳動這樣非教育的類的公司單單今年在教育項目上招聘員工就高達1萬人,市場的激烈已經遠遠超出了普通創業者可以預設的情況,如果說它們是2020行業最成功的幸運兒的話,不幸者的故事則要慘烈很多。

        一些中小品牌的在線教育品牌破產倒閉的新聞并不少,11月樸新教育關閉了線上網校,近日學霸君同樣傳出跑路傳聞,在傳統教育培訓市場馳騁多年的優勝教育在今年則出現了跑路、學校關閉、學生轉移等許多慘烈的故事。

        這樣的在線教育市場格局是許多人所不能理解的,最為合理的解釋就是市場開始洗牌了,但筆者想說市場還遠未到開始洗牌的時候,是資本在洗牌,猿輔導和作業幫在近一年為什么融資如此規模?他們真的需要這些這么多的資金嗎?

        其實并不是外界看到的表象,疫情確實加速了在線教育的發展,但猿輔導和作業幫這兩個在線教育市場的領頭羊已經被資本綁架了,大規模融資不是自己資金所需,而是為了不讓資金落到對方的口袋中,所以這種遠超自己需求規模的融資其實是一種防御性進攻。

        對于風險資本來說,因為互聯網趨勢性紅利的逐漸結束,資本的獲利速度在大大減小,為了能獲得相對性的更多收益,對于這種以往所謂小領域一旦出現機會,則瘋狂砸錢,因此無論在線教育的平臺是否需要,在疫情發生后,這個規模量級的投資額已經決定了,這一年所做的只是如何分配的問題。對于那些沒有被資本分配到的選手,就成了在線教育行業發展史上的先烈了。

        “獲客”是終極之戰

        風口上,豬都能飛起來,風口結束,誰在裸泳則一目了然。

        資本的加持下, 不計成本的獲客并不會帶來多大問題,一旦開始比拼耐力,獲客能力則長期性的考驗在線教育平臺的生存本領。目前在線教育平臺一個用戶獲取的價格已經高達數千元,遠高于互聯網其它領域,同時高客單價的轉化優勢用戶價值轉化另一大門檻,因此,從現在開始,在線教育平臺就已經應該如何思考如何比對手更低成本的獲客了,否則資本紅利期一旦結束,盈利能力連鎖性的下滑將會是不可避免的趨勢。

        公務員培訓機構中公和華圖能夠登頂資本市場,有著傲視整個行業利潤率。原因就是有著極低的獲客成本,雖然數千、上萬元的客單價,但因為樹立了行業性品牌低位,因此,平臺本身幾乎不會大投入的花費巨資獲客,這是兩家教育培訓公司可以維持資本市場持續看好的重要因素。

        因此,來說在線教育平臺想要大幅度削減獲客成本,品牌的樹立將是關鍵的因素,現如今的狀況是,雖然當下時髦的拍照搜題、線上名師直播課等新式的在線教育方式獲得了一定規模家長的認可,但相比較廣闊的教育培訓市場,仍然是很小的一塊。

      聲明:本站部分資源來源于網絡,版權歸原作者或者來源機構所有,如作者或來源機構不同意本站轉載采用,請通知我們,我們將第一時間刪除內容。本站刊載文章出于傳遞更多信息之目的,所刊文章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并不意味著本站贊同作者觀點或證實其描述,其原創性及對文章內容的真實性、完整性、及時性本站亦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
      編輯:暢言
      石嘴山队谀健身俱乐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