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pan id="b3bhx"></span>
    1. <th id="b3bhx"></th><span id="b3bhx"></span>

    2. <span id="b3bhx"></span>

      2020:消費主義大張旗鼓,互聯網再無技術創新?

      2021-01-30 00:28:00 歪道道    分享

        11月20日,完美日記母公司逸仙電商在紐交所掛牌上市,首日收盤,其股價上漲75.24%,報18.40美元,市值達122億美元;12月11日,泡泡瑪特正式在香港聯交所掛牌上市,發行價為38.5港元,開盤價77.1港元,較發行價大漲100.26%,市值突破千億港元。

        完美日記、泡泡瑪特在一眾上市企業中突圍而出,吸引了外界對新消費品牌的注意,值得一提的是,在茶飲行業,喜茶、元氣森林、茶顏悅色等網紅品牌層出不窮,帶動一波又一波消費熱情,而在游戲行業,爆款的出現也快速讓米哈游、莉莉絲等年輕公司站到舞臺中央,挫傷了游戲大廠的面子。新舊勢力的交織與變化在2020年尤為顯眼。

        其實,這也是新一代創業者崛起的映射,完美日記、泡泡瑪特、喜茶、米哈游…這背后站著的大多是80后。

        80后創業者已經成為當前創業界的核心力量。

        但不是所有80后創業者都如此幸運。以“AI四小龍”為代表的技術型創業公司,都在今年宣布沖擊上市,而這AI“第一股”花落誰家至今仍無定論。在對整個行業充滿質疑的背景下,市場給予他們的估值也差強人意。

        一面是鮮花與掌聲,一面是冷水與質疑。

        80后創業者的兩條道路

        早些年,當70后創始人開始呼風喚雨、到處收購新興企業,80后創業者在巨頭激烈競爭的夾縫中艱難求生,以被收購為現實歸宿時,90后已經開始登上創業舞臺,成功在風口上攪弄風云。由此,互聯網創業大軍在80后這一群體中一度呈現出“斷層”的現象,這也使得80后創業者的存在感似乎不如90后。

        如今這種情況正在改變,張一鳴、宿華、黃崢等80后大佬,已然在巨頭面前站穩腳跟,而除此之外,今年IPO的大門前又聚集了大批80后創業者的公司。他們大致可分為兩個旗幟鮮明的陣營:從AI創業潮走出的技術型公司和消費主義誕生的新消費品牌。

        前者走技術路線,后者走營銷路線。

        2016年,AlphaGo以4∶1的壓倒性優勢,戰勝世界圍棋頂尖高手李世石,這場勝負在國內迅速刮起了聲勢浩大的人工智能風,無數創業者投身于AI熱潮。而更早之前,蟄伏在實驗室多年的大批技術精英,也選擇走出實驗室,他們尋找風口、押注風口,渴望用技術改變世界。

        這其中80后占了很大一部分,如1988年出生的印奇,畢業于清華大學,是哥倫比亞大學計算機科學碩士,與兩位同學共同創建了曠視科技,還有1986年出生的樓天城—我國公認的大學生計算機編程第一人,創立了小馬智行。

        除此之外,AI“四小龍”以及剛剛上市不久的寒武紀,這些AI賽道上殺出重圍的初創企業,背后都少不了80后創業者的影子。

        然而AI創業的熱潮終究沒能持續下去,2020年創業者瞄準年輕消費群體的新需求,在茶飲、潮玩等行業玩出新花樣。與過去的創業者們都不同,新一批80后擅長刺激消費欲望,用滿足用戶好奇心理的方式去打造產品,塑造了一個又一個新生“網紅”。

        完美日記、泡泡瑪特等新消費品牌所代表的創業浪潮,不再是對商業模式的深度變革,或是依靠技術突破創造新物種,可市場對他們的追捧,已然超過了AI企業??苿摪迳鲜泻?,寒武紀股價一路震蕩下跌,目前市值僅為648億元,而泡泡瑪特上市即破1000億港元;AI“四小龍”上市之路坎坷,完美日記僅用4年時間就成了中國美妝第一股。

        外界對AI的高預期向下回落,AI企業的商業前景受到質疑,技術創業這條道路似乎也進入了寒冬,而消費主義盛行,潮鞋、盲盒、美妝…能夠滿足年輕消費者內心需求的產品大行其道,吸引更多的創業者涌入。

        但是,這種趨勢掩藏著危機。

        2020,創投界沒有新故事

        今年9月,阿里曾公開預判,“未來十年是互聯網創造新品牌的10年”,他們認為,“新消費品牌”的崛起會成為中國未來5-10年里最確定的機會。

        蔣凡的本意是強調天貓還是新品牌的核心陣地,可站在整個創業環境的角度看,這個判斷和當前創業賽道集中在創造消費品牌上有驚人的相似,完美日記、泡泡瑪特、喜茶、元氣森林、茶顏悅色…2020年涌入創業舞臺中心的,除此之外似乎沒有其他新的商業故事了。

        互聯網巨頭忙著降維打擊菜販子,新一代創業者緊盯著年輕人的口袋。

        這是必然的,互聯網留給80后創業者的機會越來越少,各個賽道、各個細分領域幾乎早已擠滿了無孔不入的巨頭或巨頭體系內的創業者,這還不包括已經倒掉的遍地“浮尸”。仔細瞅瞅月活排名Top100的APP,你會發現2020年誕生的新產品幾乎沒有。唯有消費主義盛行,一個個新品牌得以迅速成長。

        但是,主流輿論批判消費主義,很多人認為消費主義蠱惑年輕一代去消費商品的象征意義而非實際使用價值。比如盲盒,買盲盒不見得是真喜歡里面的東西,而是開盒行為本身會帶來類似賭博的情緒體驗。

        外界擔心年輕的消費者會陷入消費主義的陷阱,但真正進入陷阱的或許是背后的創業模式。

        2010-2020年,互聯網創業浪潮中掀起過很多次高潮,外賣、O2O、網約車、短視頻、共享經濟、AI…這些風口在越來越多的資本參與中一次比一次熱鬧,可是攜帶的創新性價值卻是直線下滑的。從變革傳統產業、升級消費模式到消磨用戶時間,時至現在,只剩下消費欲望的滿足了。

      聲明:本站部分資源來源于網絡,版權歸原作者或者來源機構所有,如作者或來源機構不同意本站轉載采用,請通知我們,我們將第一時間刪除內容。本站刊載文章出于傳遞更多信息之目的,所刊文章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并不意味著本站贊同作者觀點或證實其描述,其原創性及對文章內容的真實性、完整性、及時性本站亦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
      編輯:暢言
      石嘴山队谀健身俱乐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