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pan id="b3bhx"></span>
    1. <th id="b3bhx"></th><span id="b3bhx"></span>

    2. <span id="b3bhx"></span>

      快手帶貨主播急需新血液

      2021-01-31 02:24:00 DoNews 長風   分享

        直播電商的浪潮中有兩股不可忽視的力量,一個是淘寶直播,另一個是快手。

        從2018年開展電商直播業務起,快手的成交額便節節攀升。據快手招股書披露的數據顯示,平臺在2018、2019年以及2020年上半年促成的GMV分別為9660萬元、596億元、1096億元,增長迅猛。據艾瑞咨詢報告,全球范圍內快手已經成為商品交易總額第二大的直播電商平臺。

        這份成績單背后少不了主播的功勞。在不給頭部大V特權,讓每個普通人都能被看見的“去中心化”經營理念下,快手生態內自然生長出辛巴、散打哥等一批帶貨王。和李佳琦、薇婭一樣,快手的頭部主播也經常在單場直播中取得破億銷售額,其中粉絲量最高達到7000萬、單場直播GMV突破10億的辛巴更是被看作快手直播電商的“搖錢樹”。

        但辛巴并不總是給快手帶去利益。

        正如快手副總裁岳富濤曾說的那樣,注重私域流量的快手使得平臺上的個人或者機構積累的粉絲都是真實粉絲,為己所用而不被平臺左右。這就意味著主播掌控了一定的話語權,當個人資源積攢到一定程度的情況下甚至可以和平臺分庭抗禮,辛巴就是典型案例。

        在假燕窩事件發生前,辛巴于快手的電商直播業務來說就已經是不穩定因素。此前,辛巴曾因與散打哥展開“家族罵戰”受到快手處罰,但當時辛巴并沒有改正的意思,甚至還對平臺放話稱“希望你把眼睛擦亮一點,我辛有志可以調動國內所有的資源,請珍惜我的本事和資源,我隨時可以離開。”

        加上之前罵保安、售賣假燕窩事件,辛巴是否真是快手的財富已經成為一個值得思考的問題。

        上市在即,快手痛失大將

        假燕窩事件發生前,沒有人會對“辛巴是快手的財富”這句話產生懷疑。

        作為“快手一哥”,辛巴粉絲量最高曾超過7100萬,并通過與粉絲建立起的老鐵關系獲得了超強帶貨的能力。根據每日人物報道,成為主播后的辛巴僅用三個月就把GMV做到了1.1億。而因掀起“家族罵戰”被快手封禁后,其首場回歸帶貨GMV達到了13億。

        但在快手江湖上,沒人愿意一直單打獨斗,成為頂流后,辛巴便通過收徒組建起了小團體。在快手上,大主播收徒弟的現象并不稀奇統,而是平臺的傳統。不僅辛巴,頭部主播二驢、散打哥都有自己的徒弟主播,這些結成利益共同體的一個個小團體在快手上稱之為家族。

        而這些家族中,辛巴家族的實力是最強的。CBN2020年6月的數據顯示,包括初瑞雪、貓妹妹、趙夢澈等主播在內的辛巴818家族粉絲數累計超2.1億,是快手第一大家族。與此同時,辛巴家族也是快手站內破億主播數量最多的家族,這讓辛巴對快手產生了更加巨大的影響力。

        去年1月,“辛有志 辛巴 818”團隊對外公布戰報稱,2019年直播帶貨總GMV為133億,這個數額占快手商品成交總額的近30%。2020年辛巴對自己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將2020年團隊GMV提至1000億,而快手則將2020年的直播帶貨GMV目標定為2500億,這意味著辛巴家族或將扛起快手40%的成交額。

        這時的辛巴對于快手來說已經是不可缺少的一份子,以至于辛巴在因為“家族罵戰”被封號的時能夠挺直腰板,向快手喊話稱,“希望你把眼睛擦亮一點,我辛有志可以調動國內所有的資源,請珍惜我的本事和資源,我隨時可以離開。”

        快手也的確很珍惜這個頭部主播。在辛巴被爆出售賣假燕窩消息,并引來央視點名批評以及監管部門的調查和處罰后,受到波及的快手并沒有像外界猜測的那樣封殺辛巴,而是將辛巴個人賬號封停60天,同時追加對辛巴旗下27名主播賬號的封停,封停時間為15天。

        即便如此,對于當下的快手來說仍然算得上損失慘重,這不僅體現在GMV數據上。去年年底啟動香港IPO的快手需要讓資本市場看到自己的商業化能力,其直播電商一直是其吸引資本眼球的利器,而對該業務起到拉動作用的辛巴卻在這個時候“翻車”,這對快手的影響不言而喻。

        現在辛巴在網絡上收到的幾乎都是負面評價,粉絲當中也有不少人出現了“爬墻”行為,曾經為快手貢獻近30%成交額的辛巴現在還剩多少價值?這讓快手未來的電商直播發展陷入不明朗態勢。

        辛巴成快手斬不斷理還亂的存在

        實際上,在這次事件前,辛巴也一直是平臺內的不穩定因素,快手很早就在擔心辛巴會中途“叛變”,只不過沒想到這么快就“被下車”了。

        和其他幾大家族不同,辛巴的野心很大,他的終極目標未非做快手的“帶貨一哥”,相比散打哥、二驢等主播,辛巴將事業藍圖構建的更宏偉。剛進入快手做主播不久,辛巴便開始把目光投向供應鏈。這與辛巴早年經商有關,2012年辛巴去到日本,通過倒賣花王紙尿褲賺得第一桶金。

        幾年下來,辛巴積累了自己的進貨渠道和國內經銷商客戶,為其后續在國內做電商打下了基礎。在入駐快手前,辛巴已經回國開設了自己的淘寶店,主要銷售日本的日化用品。成為快手主播后,辛巴更是大肆為自己的淘寶店引流。在2018年的一場直播中,辛巴透露自己的淘寶店鋪一天銷售額是三千萬。

        對電商行業有了深入的了解后,有資源有流量的辛巴找到了新的發展方向。2017年辛巴成立辛有志嚴選,對整個產業進行布局。“辛選”的業務分為兩塊,分別是供應鏈和前端網紅孵化。前者提供高性價比的自營品牌,以及為類目中的優質品牌做深度服務,后者則是打造主播矩陣。

      聲明:本站部分資源來源于網絡,版權歸原作者或者來源機構所有,如作者或來源機構不同意本站轉載采用,請通知我們,我們將第一時間刪除內容。本站刊載文章出于傳遞更多信息之目的,所刊文章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并不意味著本站贊同作者觀點或證實其描述,其原創性及對文章內容的真實性、完整性、及時性本站亦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
      編輯:暢言
      石嘴山队谀健身俱乐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