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pan id="b3bhx"></span>
    1. <th id="b3bhx"></th><span id="b3bhx"></span>

    2. <span id="b3bhx"></span>

      身兼數職的培訓機構老師 KPI和教學質量如何兩全?

      2021-02-01 16:43:12 中文科技資訊 分享

        疫情之下,隨著各地紛紛公布寒假放假時間,2021年在線教育的大戰一觸即發。

        2020年,疫情為在線教育提供了天然的用戶習慣培育期,家長、學生們對在線教育的接納門檻迅速降低,在線教育不僅引來了前所未有的流量大潮,更迎來了無數聞風而至的“捕獵者”。

        相關數據顯示,截至2020年10月,2020年新增教育相關企業47.6萬家,注銷13.6萬家,凈增34萬家,凈增企業數同比上漲22.5%;其中,在線教育企業新增8.2萬家,新增占比在整個教育行業中達17.3%。

        與新增企業數量成正比的,還有在線教育的巨額融資數額;據統計,在剛剛過去的2020年,僅好未來、猿輔導、作業幫三家在線教育公司,一年內就完成了106.5億美元融資,約700億人民幣。

        然而,與頭部“吸金”不斷相比,腰部和尾部的在線教育企業,日子并不好過:從去年2月開始,明兮大語文、優勝教育、松鼠AI、學霸君等頻繁曝出資金周轉困難、平臺暴雷等問題。

        可見,在線教育這塊誘人的“大蛋糕”,并非每一個入局者都能分得一杯羹。獲客率、續報率、盈利能力……利益鏈之下,這其中的每一項數據都轉化為KPI;而現在,這些KPI任務,不少培訓平臺將其轉嫁至平臺教課教師。

        在在線教育飛速發展的背后,在線教師們開始愈發向“業務員”的方向轉變。業內人士稱,不少在線教育平臺的教師都肩負招生的工作,“我們平時除了上課以外,還要盡量多加一些家長的微信,甚至還需要讓親戚朋友幫忙介紹一些生源。”甚至有在線教師直言:“現在培訓班的老師,更像是披著教師身份的銷售。”

        在巨大的招生壓力之下,本該專注教學工作的在線教育教師們,又怎能不遺余力的將精力用在傳授知識上呢?

        深耕在線少兒英語1對1外教的英語教育平臺阿卡索,一直以來將外教老師的教學成果及學員滿意度作為平臺外教的首要考核標準,免去了平臺外教身兼多職的煩惱,讓外教能夠專注本職教學任務;從根本上保證平臺教學質量。

        同時,阿卡索認為,一個好的老師,必須要懂平臺的學習理論、教材、IT體系、客服語言,懂用戶標簽,這樣才可以提供完整的服務,而且一個老師在一個平臺待的時間越長,才會教得越好?;诖?通過幾年的努力,阿卡索實現了平臺外教全職化,讓上萬名外教成為公司正式員工,這在行業內實屬罕見。

        在外教的錄用上,阿卡索嚴格按照“嚴篩嚴選”的聘用標準,從源頭把控外教質量。在外教錄用前,阿卡索從外教的學歷、經驗等方面嚴格審查外教的簡歷,擇優外教進入面試及試講環節,合格后需要經過阿卡索系統教學流程的培訓,完成相關考核,才有機會上線教學。在外教錄用之后,阿卡索有嚴格監督外教的教學監督團隊,對外教進行定期或不定期的教學抽查,對學生反饋的外教問題,及時與外教溝通,保證外教的整體水平。

        此外,阿卡索的外教均持有TESOL等國際教學資格認證,其中外教TESOL證書均由英國權威發證機構Ascentis考核、認證及頒發;Ascentis作為英國權威機構,受英國OFQUAL(英國資格認證和考試管理辦公室)監管。目前,阿卡索已對用戶開放外教資質查詢渠道,保障教學質量。

        師者,傳道授業解惑也;飛速發展的在線教育,終其根本,必須回歸“教育”本質,而在線教育的教師們,同樣需要回歸其“傳授知識”的本質。

      聲明:本站部分資源來源于網絡,版權歸原作者或者來源機構所有,如作者或來源機構不同意本站轉載采用,請通知我們,我們將第一時間刪除內容。本站刊載文章出于傳遞更多信息之目的,所刊文章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并不意味著本站贊同作者觀點或證實其描述,其原創性及對文章內容的真實性、完整性、及時性本站亦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
      編輯:暢言
      石嘴山队谀健身俱乐部